国企扶助贫穷者的西藏样品——引市集红线做脱贫文章

本报记者付伟

时下,在位于原中央苏区的广东省丰顺县龙岗镇,茶叶采收正接近尾声。看着不断增加的网上订单,坐在电脑前的村民彭生笑逐颜开。而就在两年前,面对接踵而来的求购信息,他还曾如坐针毡。“那时村里电压不稳,炒茶机常常罢工。”彭生说,自从南方电网广东公司农网改造施工队进了村,他便逐渐放下了那颗忐忑的心。而今,轰鸣的炒茶声不仅成为村中一景,更与一首首“茶农增收曲”形成悦耳共鸣。

与这种“喜人的喧嚣”不同,远在2000多公里之外的雪域高原,位于西藏林芝的鲁朗国际旅游小镇,不同肤色的游客们,却在这里尽情享受着一种“圣洁的宁静”。面对这个耗时5年时间雕琢而成的“旅游艺术精品”,作为重要参与者,灿烂的笑容同样绽放在了广东旅游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的脸上。在他看来,这既是广东援藏工作的一项重大成果,也是旅游小镇概念的一次成功落地。

如果说南方电网广东公司用行业责任冲破了茶叶小镇的产业瓶颈,那么广东旅游控股则用专业精神打磨出雪域高原的另一颗明珠。在这其中,立足广东,是他们的共同特征;国有企业,是他们的共同身份;助力扶贫,是他们的共同追求;引市场红线,做脱贫文章,是他们在策略与路径上的共同选择。

选好帮扶干部

广东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邓锦先已经记不清多少次踏入五华县棉洋镇了。从2009年算起,这家省属大型国有企业在此安营扎寨开展扶贫已有9个年头。“国企姓党,助力脱贫攻坚,我们义不容辞。”而在邓锦先看来,打造一支高素质的帮扶干部队伍,是国企扶贫鲜明党性的集中体现。

“到连南参与扶贫,最光荣;能让贫困户脱贫,最开心;不扎实漂浮待事,最不该;贫穷不知勤致富,最伤心。”广东省烟草专卖局驻三排村干部王清明将这几句话印在了名片上。

短短40字,既有快乐,也有酸楚;既说给自己,也说给别人。而当丰满的理想与骨感的现实碰撞在一起,国企人的责任更多化作了挑起扶贫重担浑身上下使不完的力气。在王清明的带领下,从建舍养猪,到种桑养蚕,从种红芽芋,到植油茶林,贫困户从观望到参与,从尝试到认可,逐步搭建起了三排村产业脱贫的“四梁八柱”。

敢担当、能吃苦、头脑活,这是许多国企帮扶干部最为显着特征。而这,也成为广东国企在选派帮扶干部时最为基本的标准。“选对了人,其他问题就都好解决了。”广东省烟草专卖局人事劳资处副处长李鹏说。

刚来到陆河县河田镇织金村的时候,张坚彬心里还是有些敲鼓。“生活上艰苦些不算什么,最大的挑战是怎样保障贫困人口精准识别,从而实现扶真贫。”作为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的帮扶干部,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外来者,要想摸清村民情况,除了用脚、用眼,更要用心。

“握手进户再看房,拿着户本问儿郎,确认劳力看四壁,了解衣食进厨房,多问几句不费事,心中有数再商量。”从“两眼一抹黑”的扶贫“菜鸟”,到用这几句烂熟于心的入户调查“顺口溜”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作为一名帮扶干部,张坚彬的成熟首先来自他的勤奋。“刚来的时候,一到村民家,护院狗就会汪汪直叫,现在去得多了,就都不叫了。”张坚彬说。

发挥行业优势

如果将“国有企业扶贫”作为一道独立命题,那么能够将“国有”性质被赋予的政治责任与“扶贫”工作所要完成的目标任务真正融通在一起的,首先是“企业”主体所具有的强烈市场意识和行业优势。

群山环抱中的连州市东陂镇东陂村,是广东粤海控股公司的定点帮扶村。不过,在驻村干部曾庆武和宋瑞强的眼中,湘粤古道上重要一站的昔日繁华和长征路上留下的红色遗迹,让二人找到了帮扶的灵感。在“复兴东陂、活化古村”旗帜的引领下,一个集生态果园、多彩花园、绿色食品等8项功能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建设项目,正在从图纸变为现实。“省里要求把贫困村变成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我们的思路正好与之吻合。”在他们看来,能在贫困村找到专业知识的用武之地,“还是有点意外。”

同样把“外行事”做成“内行工”的,还有广东粤财控股公司。在东源县柳城镇黄洞村,股权投资、收益分红,这些贫困户们眼中的陌生词汇,恰恰是粤财控股帮扶干部们耳熟能详的专业术语。一到村里,粤财控股便用帮扶资金帮助贫困户入股镇里的小水电项目。金融杠杆轻轻撬动,33户贫困户的年人均收入便从2950元一下提高到了9860元。

小试牛刀之后,粤财控股在金融扶贫的道路上还将迈出更大步伐。公司正在谋划设立激励性基金,为返乡创业农民提供启动和阶段性资助。在公司党办副主任邢蓬延看来,正是精准扶贫,让粤财控股找到了更多三农交集,“也让发展普惠金融这一省政府交给我们的重任找到了第一块试验田。”

建立有效机制

在一些人看来,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扶贫济困似乎只是“小菜一碟”,只要从经济体量的庞大身躯上拔根毫毛,便能让贫困对象干涸的发展河床碧波荡漾。然而,在很多曾经或正在奋战在扶贫一线的广东国企人看来,这种想法过于天真。“且不说国企的钱也不能乱花,即便是扶贫工作本身,很多问题也并不是单靠拼命砸钱就能解决的。”在一位“资深”国企扶贫干部眼中,无论是破解实际问题,还是构建长效机制,首先要练就一手“铁杵穿针”的绝活。

国企扶助贫穷者的西藏样品——引市集红线做脱贫文章。“肥田怕懒人,瘦地怕勤汉。”张坚彬曾喜欢这句话给村里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敲敲边鼓,却还是被个别人当成耳旁风,让他着实头疼不已。如何才能建立一套不养懒人的扶贫机制?反复摸索之后,张坚彬终于找到了门道。“将参与扶贫项目的程度,作为贫困人口动态调整的重要依据。”张坚彬说,有位贫困村民几经劝说都无动于衷,在收到有可能被取消贫困户资格的“最后通牒”后,第二天便主动要求承包村里的垃圾收运工作。

帮扶干部除了需要在贫困户“等靠要”的思维上倒上一碗“卤水”外,同样需要精准点化扶贫项目的市场机制。这也是国企扶贫“绣花”功夫的重要方面。

就在几个月前,一座占地80亩的苗圃场在揭西县金和镇山湖村破土动工。在很多人看来,这座苗圃场的生命力不仅在于帮扶单位广东交通集团170万元的建设投入,更在于其主打的绿化苗木正是高速公路的必备产品,一种稳固的市场依托得以形成。“但光靠我们兜底还远远不行,必须将扶贫项目真正推向市场。”帮扶干部告诉记者。为此,广东交通集团专门召集当地一众互联网企业聚拢在一起,用“苗木电商”的探索,为保障山湖村苗圃场的长盛不衰撒下新的肥料。

发表评论